現代資訊現代實驗室裝備網
全國服務熱線
021-51198415、0731-84444840

朝九晚五做不了科研,沒有周末中國科研人最慘

   日期:2019-12-26     瀏覽:936    
核心提示:前段時間頻頻上熱搜的996工作制,是指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一周工作6天的生活。程序員996的工作制讓很多習慣了朝九晚五的
前段時間頻頻上熱搜的996工作制,是指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一周工作6天的生活。程序員996的工作制讓很多習慣了朝九晚五的人受不了。

然而,對于廣大科研工作者來說,996有什么了不起?997,甚至007都是家常便飯。

近日,國際頂尖醫學期刊 BMJ 雜志刊登了一篇題為:Working 9 to 5, not the way to make an academic living: observational analysis of manuscript and peer review submissions over time 的研究論文。

該論文通過觀察分析2012年至2019年之間在 BMJ 雜志上提交手稿和進行同行評審的時間,總結了科研人員的工作時間規律。

朝九晚五,不是通過學術生活之路,整篇研究看下來,不得不感慨,科研工作者很辛苦,尤其是中國科研工作者。

朝九晚五做不了科研,沒有周末中國科研人最慘

 

在數據統計分析之前,文章先回顧性分析了近40年來科研人員發表論文可歌可泣的進階史

1、自1980年以來發表的文章就呈現出爆炸式增長,并且每篇論文的作者數量也有所增加。

2、大學受益于科研文章發表排名上升所增加的聲望,但這可能僅僅是個別學者的學術成果。

3、大學要發表更多論文來提升自己的排名,科研人員為了保持他們在大學中的地位排名也得繼續努力,同時,隨著大學排名的提高,對科研人員的要求則更高,因此,文章發表的壓力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4、許多國家大學的學生人數和教學時間都大量增加,卻壓縮了科研時間,為了適應研究和出版的需求,科研人員不得不放棄所謂的休閑時間。

5、學術管理邊緣化,沒有統一的排除標準和有效的接收稿件指標,不僅使科研人員有了進行深入探索課題的絆腳石,也為出版社堆積了大量的工作。

6、如果列出科研人員不想繼續留在目前所在行業中的原因—不僅僅是學術文章的發表,行政工作也是能夠造成科研人員“溺水身亡”的原因之一。

7、隨時工作、隨地工作不設限,這加劇了科研人員的焦慮感并會慢慢導致科研人員對本行業的厭煩。

8、對于科研人員的工作時間,很少有實證研究,存在的只是回顧性的自我報告,以及通過訪談或調查得到的結果,缺乏客觀性。

朝九晚五做不了科研,沒有周末中國科研人最慘

 

之后文章通過分析包括49464份意見書,76678條同行評審進行的時間,總結了以下規律:

1、手稿和同行評審提交多在節假日。

2、工作日甚至連按期返稿都難以實現。

3、中國研究人員多在周末或深夜提交,在一些穆斯林占多數國家,周末指的是星期五至星期六,所以與我們有所差異,而斯堪的納維亞國家的研究人員甚至會拖到交稿期限的最后一周。

朝九晚五做不了科研,沒有周末中國科研人最慘

 

4、同行評審比手稿提交情況要好一些:在周末提交手稿的平均頻率為0.14,同行評審為0.18;假期期間,同行評審提交的平均概率為0.13(BMJ)和0.12(BMJ Open),手稿提交為0.08(BMJ)和0.10(BMJ Open)。

朝九晚五做不了科研,沒有周末中國科研人最慘

 

5、國家間的差異:周末提交頻率最低的是印度,最高的是中國;假期提交概率最低的是加拿大,最高的是比利時。

朝九晚五做不了科研,沒有周末中國科研人最慘

 

6、不同國家周末和假期的區別中國在周末提交同行評審和手稿可的能性很高(0.22至0.23),但節假日的概率較低(0.08至0.12);斯堪的納維亞國家如挪威,丹麥,芬蘭和瑞典周末工作的概率最低(0.10至0.17);意大利有周末工作可能性較高(0.12至0.20),但假期較低(0.08到0.12);比利時假期工作的平均概率最高(0.09至0.18)。

朝九晚五做不了科研,沒有周末中國科研人最慘

 

7、晝夜模式:

一、對應于午餐期間工作的人,提交高峰時間截止到下午3點5時,中午是一個小高峰。

二、中國和日本提交手稿和同行評審的時間高峰在深夜,手稿提交平均時間段在午夜至1點之間,同一期間的同行評審較其他時間也提高了57%。

三、地中海國家: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和巴西的高峰期相對較晚(大多數時間是下午6點之后),但具有概率比比日本和中國小得多(均小于25%);丹麥在白天提交的可能性更高(比平均水平高57%)。

遠離喧囂辦公室,轉移至安靜的空間、較為休閑的時間,比如在家里的周末、假期、清晨和深夜,才可能集中注意力、有更為清晰的思維、創造性的觀點,這也可能使科研人員愿意將休閑時間騰出來的主要原因。

學術和臨床工作者在處理完各項事務之后,剩下的時間,才開始關起門來上真正的戰場:你沒有文章,就不可能往上走,沒有文章,就會被甩的遠遠的。

正如該論文題目中說的,朝九晚五,不是通過學術生活之路。

當然,這種言論在中國更為適用,因為文章中顯示,周末和深夜是中國科研人員開始正常消耗大腦CPU的High點,而為研究人員提供明確的激勵措施,比如將文章發表的數量和質量作為雇用和晉升的根據,在此基礎上,給予財務上的獎勵也將此現象更為激化。

所以,何去何從?如何合理把握自己的時間,是中國科研人員和管理者也應該深入探索的重大命題。

 
標簽: 朝九晚五 科研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江西快3的玩法规则